专题 > 性病 > 概述 内容指导:《保健时报》由国家卫计委主管、中华预防医学会主办。

与淋病抗争的那段难忘的日子

时间: 2013-07-22 15:00 来源: 求医网 编辑: 求医小编

  白天,我是一名人人羡慕的白领,拿着不菲的薪水,过着极其小资情调的生活;而夜晚,只有我自己看得到内心深处的恐惧和担忧,那一到夜深人静就更加恶劣、四处蔓延的病魔,让我在白日的强颜欢笑后独自忍受折磨和悲哀:我虽然是人人羡慕的白领,却也是人人侧目的淋病患者。


与淋病抗争的那段难忘的日子

  一开始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那次的“风流”过后,当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异样时,那一刻天踏地陷般的感觉,至今也不能忘记,从那天起,白日的“光鲜” 过后,我就像个幽灵一般把一大堆的药水药丸做贼似的搬回自己的单身公寓,我像发了疯一样尝试着自己去摆脱这个可恶的病魔。可是,我始终摆脱不掉,病情的时好时坏,让我精疲力尽、憔悴不堪。以至于好友们在惊讶于我的巨变之后,不加通知地相约来到我的住处,而那时,我正在尝试着从街头广告看来的“秘方”,门铃响的那一刻,我足足愣了半分钟,然后手忙脚乱地收拾那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我想那一刻,出现在好友们面前的绝不是一个白领的形象,而是一个女鬼。

  也许是这太长时间的压抑,让我都逼疯了自己,抱着好友,我毫不掩饰地痛苦流涕。她们都被我吓坏了,一个劲问我怎么了怎么了,半个多小时后才平静下来的我,一点一滴地说出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一切。

  说完后,满室的寂静,我别过头,害怕看到那想象中已经出现过无数次的唾弃的目光。即使是好友,也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吧?又是好一阵时间的沉默过后,文静扳过我的肩,一语不发紧紧地拥住我,我又一次失声痛哭: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那个晚上的述说,也丝毫没有减轻我的负担,病情似乎越来越重,好几次白天开会时,我的坐立不安引起同事们一次次的侧目,我强奈着病菌带来的极大不适,工作越来越上不了心。而好友们开始为我搜集一切资料,但是文静绝对不允许我再去看街头随处张贴的广告,而开始为我留意医院。

  可是我不想上医院。你不能体会我的感受,当我听好友一次次地说着有病要医,晚了就怎样怎样时,那种极其矛盾的心理,别人是很难理解的。所以当我又一次犹豫着放弃时,一向温和的文静把我痛骂了一顿,骂到最后她也哭了,哭着说你怎么这么不会珍惜自己,你怎么这么傻?

  最后我决定了去医院。去的那一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法入睡。我一直在想我该怎样跟医生描述,我一直在想医生会以怎样的眼光来看我,我一直在想象自己在嘈杂的医院川流的人群中那种无法掩饰的悲哀和自卑。

  2010年3月05日,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文静一定要坚持陪我去医院,说她一直会在门口等我,等我从医院走出来,重新开始新生活。走进泉州**医院大门的那一刻,我回过头看到阳光下的文静,仿佛看见重生后的自己。选择的这家医院很大,人也很多,排了好长好久的队,终于走进了医生诊室。然而,我感觉像是噩梦的开始,对面的医生一直像等着听一个离奇的故事一样,一语不发地等待着我口齿不清地说着病情,门外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我的焦虑和尴尬越来越重,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医生始终不发一语,已经排队在后等待的好及个人也像开始听故事一样,我忍受不了这种气氛,夺门而出。

  门外的文静听了我的遭遇,直想冲进医院责问怎么这样对待患者。我拖住她只是不住地说,我再也不要白天来看病了,再也不要来这家医院了。

  病情似乎继续在恶化,文静开始每天晚上都过来陪我。我们开始疯狂地在网上留意一切这样的信息,可是一想起遭遇可能就跟之前那家医院一样,我总是心生胆怯。有一天晚上我们正在查看信息,文静的妈妈贾阿姨打来电话,说让文静跟她一起去医院一下,贾阿姨一直有妇科炎症,近来实在受不了就自己提出去看医生了。文静说那我们后天去吧,正好周六,正要挂电话时,贾阿姨说现在就可以啊,整好离家也不远。文静说妈妈这是晚上你到哪里看病,贾阿姨说东湖不是现在晚上也可以看病了嘛!

  晚上看病?我和文静都愣一下。文静大声惊呼地问,妈妈,东湖晚上看病?哪个东湖?都看什么病?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最后我们在网上找到了夜间门诊的消息:有一家妇科医院开通全年夜门诊。而这家医院,是专业治疗各种妇科疾病的。

  网上预约免去了排队的焦躁和尴尬。不用面对医生就能咨询很多问题,让我心里多少有了个底。这一刻,对医生已经极度排斥的我,却觉得电话里传来的在线医生的声音都特别可亲。我预约好了晚上的时间,而且永远也忘不了这个时间:2010年3月15日。

  在泉州东湖公园附近,高高的南益房产旁边,东湖绿色的门诊大楼不知为何给了我很多的安定。我从容地走进医院,到接诊台报上预约号,导医小姐把我带到预约好的专家诊室,坐在医生面前,我正准备像以往一样等待医生开始对病情的“拷问”,我想这一关总是不能过的。然而医生却说:如果你不知道怎样向我说清病历的话,那么我问你答好吗?我惊讶地看着她,内心里生出一丝感激。

  医生很专业,所以基本我以往出现的状况都被问及了,一开始我只需要点头或摇头。后来也忍不住自己更详细地描述很多细微状况。第一天的就诊很轻松地过去了,医生仔细地给我做了检查,并嘱咐了我很多注意事项,还给我讲了初步的治疗方案。

  在东湖二楼候诊大厅,我拉起文静,也许是脸上的轻松让文静也受了感染,她高兴地问是不是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了。我说,因为耽误了这么久,延误了病情,但是医生说只要我配合好医生好好治疗,并不是不能治好的,叫我要有信心呢!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去对文静说,替我谢谢贾阿姨。文静奇怪地说,为什么要谢谢妈妈?我附在她耳旁小声地说:因为是阿姨让我知道夜门诊。

  我将好好地在医院接受治疗,并希望自己尽快好起来。写下此文,希望所有姐妹们一定要爱惜自己,洁身自好,别再经历我和我一样的艰难的心理路程。


查看更多关于“与淋病抗争的那段难忘的日子”的相关常识>>

相关标签:
淋病
性病
分享赢大奖:
+加新浪微博

性病专家MORE

常见病 儿童 老人 女性 男性

关于我们|招贤纳士|联系我们|用户协议|帮助中心|网站地图|内容合作|友情链接|新浪微博|下载安卓客户端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建议仅供用户参考。但不可代替专业医师诊断、不可代替医师处方,请谨慎参阅,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相关责任。 Copyright © 2016 QIUYI.CN 京ICP证11101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2994 京ICP备11039101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